科学与游戏,虚拟与现实 | 科学v.s.游戏活动回顾(含视频)

https://v.qq.com/iframe/preview.html?vid=u0327bmxbq1&width=500&height=375&auto=0
 

 
演讲嘉宾:罗三水(彩云天气工程师)

游戏

2016年, 
3月,人工智能AlphaGo以4:1的大比分战胜人类围棋世界冠军李世石。 
6月,电影大片《魔兽》的热映重新唤起了一大批魔兽玩家的记忆与激情。 
7月,PokemonGo风靡全球,移动手机里小精灵与现实场景的增强结合刷遍社交网络。 
8月,里约的奥运赛场上,傅园慧用洪荒之力让金牌去金牌化;中国女排让我们重新认识了奥林匹克体育竞技所代表的魅力。 

所有这些都与游戏(Game)有关。 那什么是游戏呢?

最古老悠久的人类活动
围棋、体育竞技历史悠久,早已独立形成了一整套文化产业,成为大众熟知认可的竞技活动。

最与时俱进的娱乐项目
王雪娟老师的演讲主题《游戏大融通》给我们带来最新最火的综艺游戏如何玩耍,如何打造跨界游戏IP矩阵。

最吸引小孩们好奇和快乐的注意力引擎
林思恩老师的演讲主题《用脑投票,好游戏不用说》将从神经科学给我们讲为什么游戏这么令人着迷(特别是小孩),游戏满足了我们哪些需求和体验。

其实动物也会游戏,它们在游戏打闹中学习和锻炼奔跑、捕食、打斗的生存能力。
 

 
但我们很难精确定义什么是游戏。

维特根斯坦在语言哲学里最喜欢用的例子就是“游戏”这个看上去很简单的词语,如果有人想用定义三角形的方式去定义“游戏”这个词语,那么等着他的就只有无尽的挫败。

游戏产业


我们今天谈论游戏,多指的就是大众熟悉的电子游戏,现在全球每天都有十几亿人要通过智能手机、电脑、主机设备玩游戏,有大批人每天都沉浸在网络游戏之中,人类正在进行一场由实到虚的大迁徙,我们通过newzoo发布的数据看一看全球游戏市场趋势。
2015年全球游戏产业规模将达到920亿美元,预计今年将接近1000亿美金,这一数字甚至超过了电影产业(620亿美元)和音乐产业(180亿美元)的总和,游戏已经成为全球规模最大的娱乐市场。我们看到智能手机上的占比增长飞速,已经接近30%了。

电子游戏的发展史很短,只有半个多世纪,就到达了目前这样的程度和规模,从最早的示波器乒乓游戏→FC红白机→街机→PlayStation→PC机→智能手机,作为发烧友,游戏一直是我从小到大的玩伴。游戏也是电子设备上不可或缺的娱乐方式,人们也都无法抗拒电子游戏的魔力,在其中消遣放松,体验无尽的新奇和快乐。

我们知道安迪-比尔定理 (Andy and Bill’s Law),安迪指英特尔前CEO安迪·格鲁夫,比尔指微软前CEO比尔·盖茨,指的是硬件提高的性能,很快被软件消耗掉了。类比一下,游戏工业也总能很快将软件系统的性能提升迅速消耗掉,电子游戏一直处在信息技术发展的浪潮之巅,现在AI、VR技术发展,电子游戏也是冲在最前。

第九艺术

现实总是不尽如人意,我们为了脱离低效、困难、枯燥、痛苦的现实,创造了各种艺术形式,在虚拟世界中实现可能,前八大分别是:绘画、雕刻、建筑、音乐、诗歌(文学)、舞蹈、戏剧、电影,艺术家在各自黄金时代创造了令人瞩目的辉煌成就,从五千年人类文明来看,艺术和游戏比科学和程序还要古老悠久得多,受众面也更广,可以说一直与人类文明相伴相生。

到了现代,电子游戏被称为第九艺术,在计算机和互联网中的实现,也是最复杂的交互形式,可以将其它所有艺术形式都囊括其中——大型游戏里都有剧情、美术、动画、音乐制作人。

现在开始向虚拟现实和人工智能狂奔,以谷歌、苹果为首科技巨擘也都纷纷说自己是一家做人工智能、虚拟现实的公司,这些新技术也让电子游戏变得与我们现实世界体验越来越接近,甚至超越了我们的认知和想象的边界。

虚实融合的世界

我们回过头看现实世界,我们所熟悉的语言、文字、货币、宗教、政治、经济、文化其实都是虚拟建构出来的,这些每天主导着我们社会日常运转规则,我们每天日常生活的行为规范——只是我们都习以为常罢了。

赫拉利的《人类简史》重点讨论了:智人们能够一起讨论虚构的事物,使大规模合作成为可能。 现在看来,虚构故事的力量强过任何人的想象。农业革命让人能够开创出拥挤的城市、强大的帝国,接着人类就开始幻想出关于伟大的神灵、祖国、有限公司的故事,好建立起必要的社会连接。虽然人类的基因演化仍然一如既往慢如蜗牛,但人类的想象力却是极速奔驰,建立起了地球上前所未有的大型合作网络。

最司空见惯的现象就是金钱,“金钱是有史以来最普遍也最有效的互信系统”,过去三十年国内GDP发展迅猛,一切向钱看,房价、股市、金融、国际货币战争都是看不见实体看不见硝烟的权力争霸游戏,通过金钱货币这个虚拟的数字符号,房市股市金融却能产生海市蜃楼般的泡沫,自然界的原始法则——弱肉强食通过这些经济系统实际主宰着许多人的喜怒哀乐,悲欢离合。


接口是一个常用技术概念(泛指个体与个体或个体与外界进行信息交流的共享边界),手柄、鼠标、键盘、触摸屏都是人机交互的接口,在黑客帝国的科幻场景里人类通过类似于钻头一样的接口插入大脑,接入Matrix。

这里我提出一个观点——游戏是虚拟与现实之间的接口,而不是一个实体的脑机接口,我们在游戏和工作中都会产生“心流”的体验——人们全身心投入某事的一种心理状态,挑战和能力的匹配,忘记了自我的真实存在,这时候你是沉浸在眼中的实景、脑海的目标以及与环境交互的带来即时反馈中,不仅是玩游戏,包括音乐家进行音乐演奏、运动员进行体育竞技都存在着这样一种完全沉浸的最佳状态。身处心流之中,你往往能最高效达成期望的目标,实现想象的愿望。

这么来看,其实“虚拟现实”自古以来就存在了,我们早已身处于一个虚拟现实的世界,一个虚实融合的世界。

一切皆游戏

“人类是悬挂在自己编织的意义之网上的动物。”——马克思·韦伯




下面我们从游戏视角重新审视我们的现实世界,具体是从生命游戏和文明游戏的角度出发——一切皆是游戏。

生命游戏视角

生命游戏是由Conway发明的二维元胞自动机,每个格点可以看成是一个细胞,有生死两种状态,格点的下一刻状态仅与自身和周围8个细胞相关,总结为三条极简的演化规则:

创生:死细胞周围正好有3个活细胞,下一刻则创生

存活:活细胞周围正好有2个或3个活细胞,下一刻继续存活

消亡:活细胞周围小于2个或大于3个活细胞,下一刻则消亡

基于这三条规则我们在屏幕上观察到许多纷繁复杂、形态各异的图案(Pattern),还有滑翔机,滑翔机枪,滑翔机枪播种机这样出乎意料的运动生命图案。
 



更神奇的是在里面可以构造图灵机和通用图灵机,目睹这些震撼而复杂的动态后,Conway放出豪言:“只要给我足够大的模拟空间,等待足够长的时间,生命游戏中可能演化出任意你能想到的复杂事物,包括可以自我繁殖的细胞,以及能够撰写Ph.D论文的智慧生命!”
其实我们的宇宙可以看成是一个规模究极巨大的元胞自动机,人类社会也可以看成一个巨大的元胞自动机,我们自身也无时不刻无处不在被基因、谜因、权力和经济规律所支配的游戏之中,通过能量、符号、语言、货币、情感等信息流,不断驱动着我们的进行运动、计算和演化,在什么样环境下我们就会有什么样的行为。最明显的现象和规律就是我们要吃喝拉撒睡,有马斯洛需求层次,要经历生老病死,社会组织有兴衰成败。

文明游戏视角

在《文明》游戏里,你将身临其境地感受震撼史实,作为历史上著名的领袖,从远古部落文明一直到现代科技文明,为自己文明和国家的发展和演化做出一个又一个决策,同时在过程中明白我们身边熟悉的一切是从何而来的。
 

 
我切身感受到:历史车轮滚滚向前,科技、制度(法律)和商业是推动文明的三驾马车,文明每次翻滚后积累沉淀下来基因也是这三者,政治、文化和宗教控制、同化社会群体,结合武力、军事、战争直接左右历史方向和进程,但文明发展的核心动力源是艺术和游戏,是每一个个体人民的辛勤劳作、锐意进取、随机碰撞和虚拟建构。从上帝视角看整个人类文明,科技、法律、经济、政治、文化、宗教、战争其实都是游戏。

我们可以将人类文明的历史长河看成是一个全球同服的超大型网络游戏,那么就会有游戏反馈——等级、成就、排行榜,历史那些名垂千古的伟人就是地球文明服务器里的超级玩家,下面我们来看看这个伟大的排行榜。
 

 
都是我们非常耳熟能详的名字,伟人们看似远在天边,其实近在眼前,我们无时不刻不受到他们潜移默化的影响,比如我一说牛顿,我们的脑海之中立刻就闪现牛顿的影子,他的微积分、万有引力定律、牛顿力学。

这里提一下,我们认知范围内最大的游戏系统(引擎)是什么?是时空,是我们观测范围内所能见到的宇宙。 牛顿的绝对时空观,爱因斯坦的相对时空观,都引起了科学和思想上的革命,颠覆了我们对于宇宙时空底层的思维认知。

在上面看到我们看到了宗教与科学激烈之争,过去的社会基石是宗教和科学,而现在随着互联网飞速发展,已经演变成了数字和技术。

这是一份有Wired在最近发布的一份榜单——当今数字世界最有影响力100人。
 
 

 
前六名也都是我们耳熟能详的科技大佬,我们每天都在使用他们的科技产品,我们每天在数字世界的行为动作也都被这些巨擘公司观察和记录着,他们的战略决策也将对我们生活产生深远的影响。

在这份排行榜上前几名的大玩家CEO也都是历经挫折、打怪升级、千锤百炼出来的,但前两名马斯克和扎克伯格这一阵子过得很不开心,因为他们发射携带卫星的运载火箭爆炸了,两个多亿美金就这样瞬间蒸发了。

我们从游戏视角重新看世界后,游戏并不是什么洪水猛兽,而优秀的游戏是能激发好奇心,想象力,引人深思的,甚至可以影响改变人的三观。 优秀的游戏可以给人们生活带来活力、快乐和放松,带来前所未有感官体验和冲击,还可以寓教于乐传授知识,是对复杂世界的抽象认知、模式训练,还可以预防和治疗大脑神经疾病,甚至可能是解决日益复杂的政治、战争、环境、疾病等全球危机的良方。
 
下面是这次活动重点展示的经典电子游戏和科学游戏。
 

 
ThatGameCompany创始人陈星汉的禅派游戏独树一帜,不同于市场上绝大多数打打杀杀的游戏,见到一个怪物、另外一个玩家,就在想使用力量和技能,怎么击打他、爆头他,他的游戏清新自然华丽优美,甚至不出现语言文字,却用精心打造背景环境让人感到一种情感上治愈、放松和冲击,使人回归自然,回归恬静,在游戏中发现自我。
 

  • InMind VR:以第一视角深入大脑之中,探索神经网络的内部结构,清除有害神经元,独特而直观的VR体验。 
  • FoldIt:用人类的解谜思维来代替计算机算法中的一部分决策,把确定蛋白质的最佳三维形状设计成一个游戏,使得人们在游戏过程中也能对生物科学做出贡献。 
  • Strandbeest:泰奥杨森Theo Jansen(1948,荷兰)是一位科学家、艺术家、鬼才,在过去十几年,他用塑料管和电脑程序设计一系列极复杂且精巧的可以依靠风能行走的“海滩生物(Strandbeests)” 

         优秀的科学游戏是能够激发人对自然世界的好奇,对科学的兴趣,去探索未知。
 
游戏与科学

我们总结一下游戏与科学的共性:游戏与科学都是对模式的观察和参与中涌现快乐。

模式是什么?目标-反馈系统,符合预期,想象中的因果。

科学是在自然世界中不断寻找模式,经历数据→法则→机制→原理的发展过程,不断抽象上升。
 
大脑是一个神奇的模式匹配滤波器,一旦我们从噪音世界中看到了一种模式,我们就会不由自主地观察、注意和参与其中,并且在它重新复现和出奇涌现的过程里释放快感的神经递质——多巴胺内啡肽…(命名而已),捕获信息以此享受快乐。
 

 
当一个游戏我们通关了,没有了挑战、未知、不确定性,我们就会感到厌烦、无趣、不好玩了,说明我们已经充分掌握了这种模式,就会去寻找新的游戏。

 
我们展望一下未来这个“新游戏”,未来是奥威尔的《1984》,还是赫胥黎的《美丽新世界》,还是黑客帝国的Matrix?要做出红药丸还是蓝药丸艰难选择吗?

都不是,从历史来看,现实总是能赶上虚拟世界,文明也总在曲折向前,现实世界是虚实融合的,但永远超乎想象,未来是在你我的想象、选择与参与之中,而重要的是当下的体验。
 

而此刻我们在这里发问:我们是否有可能以科学为指导,发起、合作、创造一系列能解决实际问题、引发每个人思考、没有正确答案的游戏?

苑明理老师想用《瓦克星计划》促进物理、数学和计算机知识的教育,张永杰老师的《机器创造美术》想释放机器的洪荒之力探索美学新大陆,张江老师《参与的2050》给了我们一个宏大的构思,多学科参与预测和创造未来,这些项目都让我们充满期待。

最后介绍一下我自己的一些尝试,这是我的个人网站,里面收集了一些科学小游戏,还在努力建设之中,感兴趣的同学欢迎共同交流,详情请戳:gooflife.com


我们现在生活节奏越来越快,在都市之中我们每时每刻都在想着下一个目标是什么,下一个任务是什么,工作又有了新邮件,微信又有了新的消息,朋友圈又有了新的红点,信息洪流裹挟着我们向前,我们的专注力越来越稀缺,我们大脑和身体有时感觉就像被掏空了。

而我这个网站主题是希望让时间慢下来,大家多一点时间发呆、思考,主动放空身心,从中认识自我,认识宇宙,观察一下虚拟世界中的生命模式,多了解一下自己,自己究竟想要的是什么?这或许是以最小的成本和影响能提高整个社会快乐度和幸福感的方法,也可能是应对数字、技术、智能革命浪潮的最佳方式。
 

 
感谢看完(听完)我中二的扯淡,希望对你有一点启发。

声明:三张漫画出自Raph Koster的A Theory of Fun for Game Design。
  • 嘉宾简介

         罗三水,彩云天气工程师,集智科学游戏群群主。本科通信工程毕业后从业于互联网,主要兴趣领域有人工智能、科学游戏和游戏化,相信“万物源于比特”,参与创作《走近2050:注意力、互联网与人工智能》一书,设计开发有《生命围棋》、《走近2050之演化》( gooflife.com)等游戏。

0 个评论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